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英   文
访客人数3502786 当您浏览本网时,您就系上了粉红丝带,连同您的亲朋好友。本网域名www.9595.org.cn "org"国际公益网域名标识,敬请网民认清,公益同仁需用本网标志,敬请申请,否则后果自负。本网未设"文胸"加盟业务,公益项目计划有关爱漂流书/粉红宝贝/爱乳学堂/爱乳日。 2017年10月19日
//祝同仁们新春平安幸福!网站正在改版中,不便之处,望谅!
//粉红丝带关爱中国行系列公益项目标志和本网标志等均已获中国商标局及版权保护中心保护,希望慎用,其新闻图文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并用于公益,否则视为侵权。
//粉红丝带关爱中国行管理机构深圳市粉红丝带乳腺关爱中心获批非盈利机构免税资格,本网尚未推荐任何产品为中华粉红丝带唯一指定产品,在美容院及整形医院没有任何产品。
//2012年10月28日跨界 境界——粉红爱心名家名作巡展暨赏析新闻发布会在深圳市第一高楼京基100大厦65楼灵云鸾会所举行,爱心名家德拉戈?马林?薛林纳,倪萍,刘晓锦,周尊城,张彩霞和史可宁母子,邓烈根,杨明海,朱晏墨,萧宽志,罗立生,李春华,金龙等【排名不分先后】展示了画作,深圳市广电集团主持人佳倩,公益慈爱艺术家尹小龙和协办单位许芳女士共同赏析爱心名家名作,从深圳出发以艺术的名誉扬善。
//2012年10月25日【爱乳日】的主题是以“艺术关爱健康 粉红彩绘人生”,当日著名彩绘大师柯尼和乳癌康复者共同将粉红丝带关爱海报分别彩绘男女人体,以艺术的方式传递粉红之爱,此举尚属全球首次。
//2012年9月24日,本网创始人李苏女士的【当公益需要你掏钱的时候……】刊登在《晶报-公益周刊http://jb.sznews.com/html/2012-09/24/content_2216807.htm,道出了粉红丝带真伪公益的实质。
 

2525=爱乳爱乳,关爱你的母亲、爱人、女儿、就是关爱自己,敬请伸出援手,志愿营地的价值,就是在别人的需要上看见自己的责任。

用户名:

密 码:
    9595=救乳救乳,今天的患者,将成为明日的英雄,为生而战,遇难呈祥。

用户名:

密 码: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粉红丝带 | 各界寄语 | 关爱行动 | 公益先锋 | 企业公民 | 专家之声
关爱自己 | 爱乳动漫 | 康复文化 | 粉红部落 | 公益备份 | 志愿营地 | 在线视频 | 在线捐助
版主自语

现代汉语词典曰:公益是指公共的利益;先锋是指作战或行军时的先头部队。
公益先锋,是指一群善愿善举之人,为中国妇女,中国家庭的利益,率先挺身而战,这是一场没有销烟的战争,严肃而神圣。

于蓝和她的电影家庭

资料来源:中央电视台3套

    于蓝,1921年出生于辽宁岫岩县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7岁时冲破日伪的重重封锁,到达革命圣地延安。她曾在银幕上塑造了《龙须沟》中的程娘子、《翠岗红旗》中的向五儿、《革命家庭》中的周莲、《林家铺子》中的张寡妇和《烈火中永生》中的江姐等妇女形象。

  对很多观众来说,于蓝既是熟悉的,又是陌生的。人们熟悉她的银幕形象,对于她的生活、她的家庭却所知甚少。8月2日,81岁高龄的于蓝走进《艺术人生》演播室,讲述了一位老艺术家很多平常生活中不为人知的故事,也表达了一位生活中妻子和母亲的遗憾和失落。

  为了孩子重出银幕

  最近黄宏的一部电影《25个孩子一个爹》在北京热播,很多观众从中看到了久违的“江姐”于蓝。已经几十年没有再出现在银幕上,八十多岁的于蓝为什么会在这样一部电影中出现而且只出几个镜头呢?

  “十年动乱,我变成黑线人物,觉得应该拼命干活儿,谁知道那一天特别得热,我从房顶上摔下去,当时脸都是歪的,嘴缝了五针,牙也掉了,脸里面有疤,一演戏就要抖动,感情激动就要自己颤抖,由于在银幕上特写就是非常清楚,这样子我不再演戏了。”

  “黄宏他们弄出了一个很好的剧本,当时我只是很赞扬他,我并没有想过去演戏,结果他当着好多的人将了我一军,只有几个镜头,我觉得我还有用,就答应他了。他非得要给我2万块钱。我觉得我要拿了钱太对不起这些孩子,对不起我们要募捐给他们的那些人,可他们非要给我钱,这是我这辈子拿到最多的钱,我从来没有拿过2万块钱。当今很多演员都是大腕儿,人家都很有钱。一号召募捐都能捐出去几万块钱,我没有。我又是慈善总会的一个理事,我老觉得我很愧对这个职务,这时候拿到2万块钱,我不能拿回家去,应该交给这些孤儿解决一些困难。我走了三个地方,没想到捐点儿钱还这么费劲,但我还是走去了。”当时交通银行的工作人员非常感动,连手续费都没收就给办理了。

  与江姐相伴的日子

  在《艺术人生》节目现场,很多观众含泪表达了江姐对自己的影响,由此而表达对于蓝的感谢,因为是于蓝扮演的江姐使人们认识了江姐。为什么于蓝扮演的江姐会有这样大的震撼力和影响力呢?于蓝的好友甚至于蓝的儿子都认为,因为于蓝本身就是江姐,她不用表演就能演出江姐的神韵。在于蓝的心中,江姐也是她永远的偶像。

  “我和江姐出生在同一个时代,有一个共同的理想,我是从《红岩》这个小说里面知道了江姐。江姐我讲了很多很多,但是我永远记得江姐,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她丈夫牺牲了,她回来向组织上汇报,她没有哭,这一天她的同学很生气地质问她,为什么下去这么几天,见到孩子就哭?江姐跟她讲,我丈夫牺牲了,我在组织面前没有讲,跟你也没有讲,跟任何人都没有讲,但是我看到了云儿,我能不掉眼泪吗?实际上江姐在这个时候,已经做了牺牲的准备,只是挂念孩子。江姐真是共产党员,就像她说的,如果需要为共产主义的理想而牺牲,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也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她是真正的从从容容地做到了这一点。所以我对江姐是最最佩服的。”

  于蓝不仅是扮演过江姐,也用江姐的标准要求自己,她的右手无名指缺了大概有2公分长的一节,说起这个故事,于蓝显得非常轻松。“我们儿童电影制片厂刚成立时,特别困难,房子没有暖气,大家用好几根弹簧把门绷住,我上去一开门,“啪”给我带过去了。我当时觉得很疼,一看,我手指的那一截就在门上铁把上。当时大夫说可以植上,但是要住院,当时我们厂刚建厂,就等着我,根本不能请假,反正我也不弹钢琴,算了,不要了,我工作一天也没耽误。”

  田方给我最多的是爱情

  于蓝在17岁那年怀着抗日的热情投奔了延安,在那里认识了她终生相爱的爱人田方。

  “有一天晚饭后我的好朋友赵路跟我讲,熊赛生大姐给我介绍个对象。赵路是跟我一起去延安的同志,熊赛生是我的启蒙老师,教表演,她给赵路介绍对象,我说谁呀?她说是田方。我当时一下子脑袋就大了。怎么会是田方?那时候女的很少,男的很多追我们,可是真正在我心里有一点儿印象的好像就是田方,没别人了。我心里这么想,可是我想人家赵路比我岁数大,她应该结婚,我还小,不应该掺合。过了两天,赛大姐对我说:‘于蓝,我差点儿办错了事,人家田方不是喜欢赵路,人家喜欢的是你。’我还去找田方呢,我说田方同志我跟你说点儿事,你怎么对赵路这样呢?田方说我没办错事啊,赛大姐并没有和我商量。他说他们俩的性格太相近,我们俩的性格相异,相异的可以互相吸引。他说他在延河边上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就选中我了。”

  因为田方去世较早,很多年轻人都不记得田方,但是很多人都记得电影《英雄儿女》中那个慈祥的王政委。当时田方担任着电影局的领导工作,很多年都没有演电影,《英雄儿女》成了他告别于蓝和孩子,告别观众的绝笔。田方在文革期间患了重病,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很快恶化,1974年离开了人世。“田方给我很多很多,他忠贞不失,只不过他不会表现,他没有柔情细语,但是他从来都是对我很真挚的。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必须有感情,我的感情都交给田方了,我没有什么感情交给别人了,所以我不能再组织家庭。”当朱军问于蓝,田方给您最多的是什么时,于蓝郑重地说:是爱情。

  我愿意好好活着

  于蓝的全身大部分都动过手术,她曾经患过乳腺癌,她的脊椎和膝盖都靠金属在支撑着,但是于蓝的精神非常好,她有超出常人的乐观和进取精神。

  “我就愿意我自己的生活是充实的,是永远有内容的,我永远是在追求一个什么东西,要达到一个什么。比如我要去帮助这个人把这个剧本搬上银幕,我一定想办法搬上银屏。现在并不是我在搞铜牛奖,但是我一定帮助把这个铜牛奖搞好,我能出力的我一定出力,我就感觉很幸运了。我在干校把腰摔坏了,后来影响我走路了,大家说你这么大岁数开什么刀,应该保守。我也觉得应该是保守治疗,后来我就去做调查研究,很多有腰病的人都靠手术治好了,我当然选择这条道路,多疼我也不怕,我孩子都惊奇,老太太开刀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就自己进去了。我没有任何惧怕,现在我腰也还是挺直,有时候走路很疼,我想办法支持它,让它站直了。人生就要选择,你说你选择什么?当然要选择美好的,选择光明的,不能够选择残废的。人还要积极生活。你有办法为什么不去做呢?”

   ????        现场的观众被于蓝的精神和热情感动着,他们打出一条横幅“于蓝妈妈我们爱您”。一向对媒体低调的田壮壮也对母亲有深刻的评价和深深的祝福,大家祝愿于蓝老师永远年轻,永远健康。